大本厝

位于福州市厚美村的两百年老宅

一座明清古宅的田园式传说

  


口述人,张天柱,70岁,闽侯大本厝保护管理理事会会长。

文,许灵怡;图,黄访纹 高文峻

厝,是福建沿海和台湾地区对“房屋”、“家”的独特称呼。170多年前,我的先祖张大本便在自家的果园中建起了属于自己的家——大本厝。在1993年出版的《八闽旗山志》里有关于他的记载,但是你们现在去看,只能得到一个模糊的概念,除非到我们家来走走,他的那些故事才会慢慢清晰起来。

张家族谱记载,张大本的先祖可以追溯到唐末跟随王审知入闽的八姓中的张穆公,我们家族在当地也算是一个有着漫长历史的书香世家。张大本本人也是贡生出身,然而他最喜欢的还是培育果树,于是在写诗练武之余,就为一个果园打理果树。后来盘过果园,发了家,便盖起了大本厝。


1837年,历时三年的精雕细琢大本厝竣工,四年之后张大本的大儿子张俊杰中了道光庚子科的武举,翌年大儿子和同乡一起进京赶考,不料在仙霞岭上遭遇匪徒,大难归来,张大本感叹世道不平,匪贼群起,仕途也必当多变,于是就没让大儿子再次赴京,而后张大本剩下的四个儿子陆续登科,却未走仕途,皆归隐田园。张家在造就了五子登科的奇迹后,迅速选择了退隐,这让大本厝之后的那些故事,开始脱离时代的背景,走向另外一种独特的传统世家模式。

大本厝最大的一次损失是在1966年,有人以破四旧的名义,把厅堂上挂的名人字画,包括杨州八怪黄慎和翻绎家林纾的字画,以及十二幅由名家绘画的和真人一样大的祖先画像、文魁武魁牌匾原物、画着老宅设计图式的木杖槁、张家历代相传家谱原本统统烧毁。四十多年过去了,我现在想起来还是非常的痛心,无比的愤怒!那天我要是在家,拼死也不会让那人做出这样的事情。

后来我们慢慢复原了部分被烧毁的文物,还好传家珍宝同治皇帝为褒奖张大本教子有方五子登科的诰命镀金盒匾没有遭到破坏。漫长的十年文革,我们将诰命盒匾藏在了大本厝二进的阁楼上,安然度过了那段无情鞭挞历史的年代。现在,我们又把诰命盒匾高高地挂在了大本厝的正厅里,作为大本厝唯一幸存的镇宅之宝,和那些被复原的文物延续着先祖张大本所构筑的世家精神。


离大本厝古宅直线距离不到50米,有一处环翠楼,当年环翠楼也算在大本厝的占地面积里,但是现在大本厝的周围已经建满了小楼房,我们后人也差不多移出大本厝古宅住进了这些小楼房,所以环翠楼和大本厝之间也被楼房隔开。

环翠楼建于乾隆年间,具体的年月不详,是先祖张淑显所建。主要供张家人读书之用,曾存书上千卷,不少古籍珍本,同乡的林则徐还赠其一幅楹联挂于花厅。一代名臣陈若霖先祖与我们家先祖是世交,而他的及第与张家先祖对其父亲的劝慰大有关联,陈若霖中进士后还特来环翠楼答谢。其实陈若霖那时喜欢到我们家的环翠楼打牌。

环翠楼一直作为张家的私塾,到了张大本手上便兴办了学馆,那时还拨出一笔专门的款项用于子孙的教育资金。环翠楼作为闽侯办学兴教的发源地,一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最后一任私塾老师清朝末年的秀才张启迪先生过世后,才变为他用。现在环翠楼早已废弃,楼屋出现倾斜。屋舍之后早已没了假山鱼池、花园翠竹,只有一片空地被村民用来养鸡。我们在修缮完大本厝后,已经打算动手对环翠楼进行维修,只是不知道如此破败的古楼,是否还可以再现当年的风貌。

2006年,通过我们的努力,大本厝终于成为闽侯县文物保护单位,为此特地成立了一个保护管理理事会,对大本厝的各方面资料都做了很详细的整理,也有不少人慕名前来参观这座百年古宅。文革时期被拆除的古宅前门现在已经复原,大门前面不远处的田野已被推土机推平,即将建起一片别墅区。要是没有申请成文物保护单位,不知道哪天大本厝的土地也会成为那些别墅区的一部分。

链接:HomeLand家园 - 一座明清古宅的田园式传说

评论